RSS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 純文字版  


 


 
主題: [文學創作] 亦帆 魚的後代 (歌詞擴寫)   字型大小:||| 
hadesdream
鐵驢友〔初級〕
等級: 4


今日心情

 . 積分: 43
 . 文章: 29
 . 收花: 413 支
 . 送花: 0 支
 . 比例: 0
 . 在線: 17 小時
 . 瀏覽: 320 頁
 . 註冊: 2316
 . 失蹤: 630
#1 : 2013-3-28 03:47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請搭配音樂觀賞,亦帆 - 魚的後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OgM99DzWp8



「亦帆,快點過來啊!這裡!」小夏在沙灘上拼命招手。

天氣很炎熱,
太陽快把人曬到要融化了。

我拎著一包簡單的隨身物品,
雙腳踏著夾腳拖,
遠遠看到了小夏跟那群朋友身邊,
有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高高瘦瘦、皮膚曬得很黑。

「亦帆,他是我朋友,叫他大海就好了。」小夏說。
「你好,叫我亦帆就可以了。」
「我是大海。」那男生笑笑,向我點點頭。


---


一群男男女女像是下水餃一樣跳進大海,
因為喜歡游泳的關係,
我自忖還能在水裡來去自如,
但是看過大海在水裡的樣子,
我才第一次知道小說裡的浪裡白條是甚麼樣子。

至於聽說大海曾經是縣市比賽游泳冠軍,
已經是後來的事了。

打鬧玩樂之間,
同行的一個女生不小心把我脖子上的十字架項鍊扯掉。
海底的沙被我們揚起弄得海水有些濁,
加上浪大,浮沉之間我已經快要看不到它。
慌忙之中一個黝黑的影子潛入水下,
三十秒以後噗哈的一聲把頭冒出水面。

「你的項鍊。」
「謝謝……」我默默地接了過來。

遠方的夕陽已經快要沉入海裡了,
橘黃色的陽光照在他的側臉,
很有白馬王子的味道。

有一點點鹹味的,
從海中向我走來的白馬王子。


---


「大海是在做甚麼的?」

火堆劈哩啪啦地在我們面前燒著,
問他這句話的時候我不敢直視著他,
怕他的眼睛可以直接看到我眼睛之後那片海,
然後再穿過海水,看到海底那枚貝殼之中包藏的珍珠。

「唸完高中之後,我就在前面不遠的漁港做事。」
「漁港啊……」這樣會游泳好像是合理的呢。
「你呢?」他手上玩弄火堆中的一根樹枝,前端還燃燒著。
「我在這附近的大學念書。」

遠處小夏跟其他人在玩耍,
我心裡清楚他們是刻意把我們兩人留在這兒的。

「大海是怎麼認識小夏他們的?」
「有次他們到我工作的漁港吃飯,向我問了附近的路。
「那時我已經要下班了,所以就順道帶他們過去,就這麼認識了」

火光閃耀之中,
我隱約看到他頸間的傷痕。

「脖子上的傷……」我指著自己的脖子相同的位置,小聲說。
「小時候的事情了,怎麼來的也不記得了
「不過後來我就把自己當成魚的後代,反正那傷痕跟魚鰓的樣子有點像。」
「鰓啊……這麼說好像是呢。」我笑了,大海也笑了。

小夏他們朝著這邊走來,
算算時間也該要回去了。

「下次你還會一起來嗎?」我問
「好啊。」大海的聲音很好聽,有種來自山林的呼喚的感覺。
「那,下次見。」
「下次見。」


---


從那之後大海就常常跟我們一起行動,
像是一直以來就跟我們認識的一樣。
我們越來越常聊天,
也會在深夜裡面說著一些連好朋友都不知道的心底話。
大海其實話不多,
跟小夏他們多半用數量稀少的字句應答,
只有在跟我說話的時候會用比別人多一倍的額度。

小夏說,以前的他不是這樣的。
幾次邀他出來他總是靜靜地跟在一旁,
遠遠看來像是一群朋友旁站著一個不認識的人。
眼睛總是看著遠方的天空,
好像想要掙脫軀殼張開翅膀飛去遠方一般。
但是最近的他有了笑容跟顏色,
不再藍得有如不見光的黑色深海。

有一回我們一群人去逛一個夜市,
途中不知怎麼的大海跟我們失散了。
我著急地往來時路一路找去,
看到他的時候,他站在人群裏面動也不動,
回頭跟我剛剛好眼神交會。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眼睛太深邃,
我突然覺得他彷彿被人潮給孤立,
像是一座孤島,連禿鷹都不願意盤旋而至。

那人潮像深藍的海水,
緊緊的、憂鬱的包圍著他。

我走過去牽起他的手就走,
「跟著我,不要再不見了。」我堅定的說。
走出人群,朋友們正在等著我們倆,
看著我們手緊緊牽著,
自此算是認定我們在一起了

當天晚上他把我帶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海邊,
夜晚海邊的風特別強,
我緊緊地偎在他的身後。
順著他的指尖延伸至一個我們都不可見的遠處,
他對著我說:

「你知道嗎?大海原來的味道是甜的。
「是因為魚的眼淚才會變得又鹹又苦澀。」

他說著這些話的時候,
我又想起了一個被迷霧壟罩的夜晚山林。
我伸出手從背後將他環繞,
在海風之中告訴他:

「既然如此,那我會讓大海變回他原來的味道。」

在那一刻我聞到了他身上的氣息,
混雜一點點魚腥味、一點點鹹鹹的海風、
還有一點點寂寞跟溫暖的氣味。
從那之後我就依靠著這個味道過了好幾年,
然後也依循著這個氣息走到寂寞。


---


最後一章起頭在一個突然醒來的夜,
那時我和大海已經同居一年又三個月。
大海的手機、鑰匙跟錢包都還放在桌子上,
人卻像消失了一般。
我焦急地尋找著有沒有甚麼留言、訊息或者便條之類,
但都沒有,一樣也沒有。

我茫然地坐在客廳,
看著時鐘從凌晨三點慢慢地走到早上八點。
一直到不得不準備上班了,
我起身著裝,甚麼東西也沒有吃,也沒心好好打扮。
當我要踏出家門的那一刻,
發現他就坐在門口一言不發,
褲管還夾帶著一些海邊的沙。
我著急地抓住他的肩膀不停地搖晃著,
追問他一個人跑去哪了,
他只是微微揚起嘴角,說了一句:

「我去看海了。」

然後他起身走進家門,
留下愕然的我,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然後當天晚上又像沒這回事一般,
把我緊緊地圈進他的懷裡睡著。

這樣的情況越來越頻繁,
有幾回到早晨我才發現他出門了,
也有幾回我內心懷抱著疑問徹夜不眠。
一直到有一次我終於守到他又一個人獨自出門,
我悄悄的跟在他身後,也沒想到要害怕,
就這樣一路跟著他走了不知道多久,
順著鐵路、穿過大小路口,
一直走到我們第一次認識的海邊。
然後他就這麼一個人默默的坐在沙灘上,
一直望著遠處的大海一直到天亮。

等到他決定起身回家時,
才發現我在他遠遠的身後看著他。
他甚麼都沒有說,
走到我的面前,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然後隔天,他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


他剛離開的那幾天小夏都睡在我這兒,
我就只是哭,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上班。
小夏怕我想不開做甚麼傻事,
又怕我粒米未食滴水未進真會哭死在房間裡,
可周圍的每一件事物都會讓我想起這男人啊。

他用過的牙刷和毛巾,
他和我一起蓋過的被子,
他的外套他的茶杯他的衣服和襪子,
每次碰到都像水龍頭給轉開了,
眼淚就這樣止不住地掉了下來。

我們的未來像是一片被炸毀的風景,
四處的我們相處過的事物都變成焦黑的殘骸。
他不在了,
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對我而言,這個世界就這麼崩了。


---


一直到一年後的同一天,
那時的生活並沒有改變很多,
也許人終究是種比自己想像要強韌的生物,
在傷害過之後會變得成熟,
每一張撕掉的日曆都像一層傷藥包裹傷口,
慢慢慢慢的會比較不痛一些。

或者說假裝不痛,
至少不去想到的時候感覺是偽裝得不錯的。

然後那天我收到了一個包裹,
用海水一般的藍色包裝紙包著的一個禮物。
裡面是一個貝殼,還有一張紙,
紙上的筆跡才映入我的眼就模糊了世界。

「這是這一年來我找到最美的貝殼,送給你。」

我彷彿又觸到自以為復原良好的傷口,
實際上發炎潰爛血肉模糊還滲著血,
歇斯底里地哭,喘不過氣地哭,
哭得像是要把整個人都撕裂一樣。

一直到把身體裡的水分都哭乾了為止,
我才拿起那個貝殼,慢慢靠近自己的耳朵。
貝殼裡面傳來的迴音像是有人在哭,
再仔細一點聽,像是大海那種有如山林一般的哭泣聲。
一邊聽著聽著眼淚又掉了下來,
這一年來你過得好嗎?
離開我了以後有找到幸福嗎?
大海的味道,變回甜的了嗎?

沒有人可以回答我,貝殼也不行,
只有貝殼裡的那個哭聲縈繞在我耳邊。


---


在那之後不久就是我們相遇的紀念日,
我決定做一件事情去釋放自己。
我選在這天要去我們認識的那個海邊看日出,
既然我們的緣分開始在太陽落下的時分,
那或許告別應該選在日出的時候吧。
我在天色未亮的時分就搭著早班火車,
不過一站的距離竟然搖晃了像是一世紀那麼長。

我脫下鞋子踩在沙灘上,
一步一步地走向我們認識的地方。
然後把東西放下,跪著,
雙手持著我的金色十字架項鍊虔誠地祈禱。

主啊,請你保佑那個人,
保佑他不再悲傷痛苦,
保佑他找到他的幸福,
願主的慈愛隨著日光帶到他身旁,
讓他能夠永遠帶著笑容快樂生活。

然後我用他的紙條折了一艘小船,
順著海水推向遠方。


---


在那之後的幾年,
每到分手的那一天我都會收到相同的包裹,
一樣的包裝紙,還有一個紙條跟一個貝殼。
只是紙條上的字越來越少了,
最後甚至只留下了「給你」這兩個字而已。
就像我記憶裡那個有如山林的聲音逐漸模糊了一般,
只剩下每次側耳聆聽貝殼裡的迴音時,
傳來的一陣一陣,大海的哭聲。

而每年相遇的那一天,
我也會搭著天色未亮的早班電車,
祈禱,然後把那張紙條折成小船送出海。
猜想總有一天,可以把這段回憶給完整的釋懷。

終於有一年,
我再也沒有收到他的禮物了。
除了有點失落以外,
心裡有些開心主總算聽到我的祈禱了。

那女孩應該比我要聰明得多吧,
懂得怎麼把他的心鎖打開。
他現在一定在某個地方過得很幸福吧?

這很值得開心不是嗎?

但為什麼我又哭了呢?


---


又是一個像那一天一樣,
熱得要把人融化的夏天,
我跟小夏約在學校要回去探望老師。

我們都長大了,
小夏剪了頭俐落的短髮,
還特地穿了剪裁線條俐落的套裝,
一副女強人的模樣。
我也搬離和大海同居的地方好些年,
總覺得好像甚麼東西都回不來了。

也好,或許這就是人生吧。

最後我還是捨不得把大海給我的貝殼丟掉,
我把他小心地裝在一個盒子裡面,
放在櫃子的最深處像是要藏起甚麼一樣。

探望老師結束之後的回程,
小夏似乎還是小心翼翼地說著話,
除了工作上的關係之外,
我知道她還是怕勾起我的回憶。
我笑了一笑,直接開口問了:

「欸,你知道大海後來怎麼了嗎?」

小夏彷彿受到甚麼驚嚇一般,
愣住了兩秒說不出話來,
然後才支支吾吾地吐出一句話:

「大海死了……妳不知道嗎?」

我彷彿一道晴天旱雷從頭上劈下,
一種麻痺的感覺從心裡像大水奔瀉出來,
接著流過全身的皮膚,無止盡的蔓延著。
我顫抖地問著小夏這是怎麼一回事,
小夏這才發現我是朋友裡面唯一不知道內情的人。

「大海一直都患有嚴重的憂鬱症,
 原本大家以為跟妳在一起之後他完全康復了,
 所以大家也就不以為意。
 但你們分開之後大海的憂鬱症又更惡化了,
 一直到有天大海的屍體在海邊被發現,
 大家才知道他……他自殺了……」

這也難怪,自從和大海分開之後,
那群朋友總是避免在我的面前提到大海的事情。
沒想到曾經和他最親近的我,
卻是最後一個知道他死訊的人。

天氣很熱,
我卻彷彿全身浸在冰凍的海水一般,
控制不住地顫抖著。
我轉身離開,
小夏追了幾步之後就沒再追上來了。
我搭著計程車一路奔回家裡,
像個瘋子一般翻找著櫃子的最深處,
那個裝著貝殼的盒子。

看著窗外曾經被大海眺望著的遠方天空,
我抱著貝殼狠狠地痛哭失聲。
才想起他曾經指著自己頸子上的傷痕,
笑著跟我說他是魚的後代的那個樣子。

他只是離開這一片讓他變得憂鬱的人海吧,
回去真正屬於他的大海,
我一邊掉著眼淚一邊這麼想著。

他不過是回去大海了。

是的。

再見了,魚的後代,大海。


---


原本想寫一些床戲進去的,
最終還是單純把歌詞擴寫而已,
畢竟原本的詞曲就非常動人,
我只是補足一些微不足道的部分,
然後盡量保留歌曲原本的感覺。

這首歌不論詞曲都很值得一聽,
推薦給大家。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torrentonly
驢有所悟
等級: 3等級: 3


 . 積分: 12
 . 文章: 20
 . 收花: 41 支
 . 送花: 25 支
 . 比例: 0.61
 . 在線: 444 小時
 . 瀏覽: 7911 頁
 . 註冊: 4750
 . 失蹤: 4
#2 : 2013-4-13 06:56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我是看了你寫的文章才知道有這首感人的歌,但我不禁懷疑,如果我對這首歌已經很熟之後才看到你的文章,感動會是一樣的嗎?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所在時區為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2-19 04:31 AM
清除 Cookies - 連絡我們 - TWed2k © 2001-2046 - 純文字版 - 說明
Discuz! 0.1 | Processed in 0.021102 second(s), 6 queries , Q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