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 純文字版  


 


 
主題: [文學創作] [其它]現在是早上七點二十三分   字型大小:||| 
h80053
銀驢友〔中級〕
等級: 13等級: 13等級: 13等級: 13


十週年紀念徽章(五級)  

 . 積分: 716
 . 精華: 1
 . 文章: 2044
 . 收花: 5765 支
 . 送花: 8405 支
 . 比例: 1.46
 . 在線: 2469 小時
 . 瀏覽: 16780 頁
 . 註冊: 4884
 . 失蹤: 14
 . 台中
#1 : 2014-9-3 06:56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現在是早上七點二十三分,我還躺在床上賴著不起來。而伊伶已經穿好套裝穿上高跟鞋準備出門了,她離開前跟我說:「今天會有一個人打電話給你,記得去赴約。」然後就急著下樓梯離開了,倉促的腳步聲散佈在整個樓梯間直到門被打開才稍稍平息,當然剛剛的話我也只是敷衍一下後繼續的睡我的回籠覺,就這樣睡到快十點半才逐漸清醒準備一天該做的事情。我與伊伶的關係是剛剛同居不久的男女朋友,目前住在一棟二層樓的透天房中,是父親在此置產的當初是為了租給附近有學潮的大學生,後來我也考上了這裡所以就改成給我使用。我一天的工作就是整理房間、洗衣服等家務事,然後自己替自己解決中餐(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才開始回房間讀研究所要考的書,伊伶則是大我一屆的學姐,我與她是在一門選修課上認識的,那時候老師要我們與其他同學討論而我就是那時候與她搭上線。「嗯,原來是這樣。」那是她當時給我的回答臉上帶著笑容,我只記得題目很簡單但是卻忘記是問什麼了,就在那之後我們會一起出去然後互留電話保持連繫,就這樣過了一段不算長的時間後我與她交往了而這一些的事也是二年前的事情了。這一段時間我們都一直住在一起,比我早畢業的她選擇投入職場在一家證卷公司內上班而我則是在上一次研究所考試失利以後目前準備考第二次,當然心中的壓力還是有的畢竟我在生活上都是藉著伊伶的支柱來維持的,我父親自從我讀大學以後除了留了這一棟房子給我使用以外其他的學費與生活費用都是由我個人來承擔,因此在那之前我都是靠打工來維持自己的開銷所以本身也沒有太多的存款。而在考試失利後我與伊伶達成了協議希望她可以搬來我這棟房子與我同住省下租屋的費用但是在一些生活的花費上須要請她幫忙而她也很快的就答應了。

     一開始同居的時候感覺十分的甜蜜,三不五時的二個人就會黏在一起吃飯看電視,一起睡覺有時還會做愛,總之不管何時都是在一塊。那段時光因該是最快樂的時候。但就在持續了二個多月以後那熱度就漸漸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堆繁忙的雜務、厚重的課本,以及令人充滿壓力的伊伶。最近因為新增加了一些客戶的關係使她有點喘不過氣來,加上最近不小心將客戶的一筆資料給處理失當使客戶因此賠了不少錢,這一件事情目前還沒有很明確的處理完畢。她當然也會向我訴苦說一些心事想排解自己心中的低氣壓,而我也只能盡可能的安慰她叫她不要想那麼多,她覺得我不夠關心她只是埋首於書堆中。當然我也有我自己的壓力,但是在這個時候我是沒有辦法表示出來的,因為我必須給她一個安定的力量,為了這個我必須加倍努力的讀書好一舉考上研究所。但是她卻不這麼想,她認為即使這樣假日也需要抽空陪她出來玩因為她認為她在職場上已經受不少悶氣不想整天窩在家中,而我也常常因此與她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吵架過,總之不像之前那樣甜蜜了。


      而在整理好房間洗過衣服後我開始準備自己的午餐,今天打算做義大利麵,這也是我在這一段同居生活所學到的一樣菜。看似煮麵簡單其實在一開始選擇麵條就是大學問,而火候與時間的掌控上則是更加重要,火開太大或是煮麵時間過長都不行,每隔幾分鐘必須先將麵條撈上來並且瀝乾然後再重複煮上幾次這樣才能做出不軟、不硬、Q度適中的麵條出來。就在我將麵條丟入剛剛滾開的熱水中,並且將計時器設定好之際,電話響起來了。目前在煮麵的我雖然百般不願現在去接電話,但也只能趕快接聽後再回來煮麵了。在電話響第六聲之前我將話筒給拿了起來,「請問找那位。」我向電話的另一端說。「你就是張志瑋先生吧。」裡頭聽得很清楚得能確定是一位女子的聲音,但是十分的低沉聽起來沒有什麼活力的樣子,我覺得十分不舒服。「請問妳有什麼事情嗎?」我心裡頭還在惦記著鋼鍋中的義大利麵條,而她則是從容的說:「你女朋友因該有跟你說明這件事情,我是她從台北請過來的命理師,於今天要與你會面。」一時之間我既不知道話來回答,『命理師』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台北人也迷信算命這一套東西,伊伶跟我交代的事情就是這個使我有點感到莫名其妙,但人既然都來了我只好與她約個時間與她見面。「那就下午二點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家咖啡店碰頭。」在與她確認完後我掛上了電話,回到廚房內我發現我的記時器正不停的發出嗶嗶聲響而在鍋內的義大利麵也都浮了上來麵條上都沾到了白色的氣泡看起來相當得難看。麵當然是煮爛了十分的難下嚥,我用湯匙一邊攪拌著肉醬與麵條一面想著,「伊伶是為了什麼特地又找了一位算命師專程替我算命,並且在事先沒有跟我溝通的情況下這樣做。」我雖然很努力的去想她為何有這樣的想法要這樣做,但是我的腦中卻擠不出任何一個答案,難道是她對我的信任已經產生了疑惑,亦或是想從中知道些什麼訊息?我二眼空洞的望著前方,嘴吧咀嚼著難下肚的義大利麵。


      很快的到了下午二點左右,我身上穿著襯衫與西裝褲等在咖啡廳裡頭準時赴約。即使店內有冷氣但是襯衫將我的身體包得密不通風的不免還是感覺到悶熱,因為是正常上班時間所以店內冷冷清清沒有什麼人潮我就隨意看看並且噄了一口冰拿鐵,就在此時有一位女性走了進來。她的身材高挑、身型均勻身穿鵝黃色系連身洋裝並且配帶一副墨鏡讓人驚艷確不至於突出,我整個目光都朝向了她的身上而她則是轉頭撇過來看了我一眼然後像是確定了什麼事情似地走了過來。接著她停在我所坐的位置並且將太陽眼鏡摘了下來,她的眼睛十分的明亮醒目近看之下皮膚也十分得白皙,完全無法想像她可能就剛剛與我交談過的算命師。接著她開口問我是否為志瑋聲音依舊低沉我沒有吭聲只有微微點頭之後她在我的對面坐下並點了一杯沛綠雅礦泉水。「首先,我先介紹我自己。」然後她遞出一張名片給我,上頭的職業寫的是命理師確實與算命師的感覺差不多而我看了上頭職稱前面寫的名子是伊馨,我整個人抖動一下震驚了起來有種不尋常的氛圍。「我是伊伶的姐姐,」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事情似的燃後緊接著開口說:「我與我妹妹從小就是不一樣的人,我在八歲的時候被人說我有異常的體質適合從事這一方面的事情因此不久後我就被送到國外的宗教學校去就讀。」她帶著神秘的語氣說。「在不久前,我從國外回來並籌了一些錢在台北地下算命街租了幾坪大的店面開始為人算命。」此時穿著白色上衣套著一件黑色背心的服務生端著盤子將水送了過來。「那…她這一次找妳過來是為了什麼?」我帶著疑問的口氣並且二眼直視看著她。「她說她遇到了一些麻煩,」接著她拿起剛剛送到的礦泉水喝了一小口然後在輕放回桌面上,那拿起水杯喝水的姿態十分的良好,一看就知道是個有修養的女孩子。「她說她已經無法再和你溝通了,不知道是為什麼,就好像突然被奪走了一樣。」「所以她想藉助妳的能力來了解事情的癥結點,是嗎?」我冷笑了一聲然後繼續說:「我與伊伶的交往才不是像兒戲那樣的膚淺,怎麼可以相信那些沒有具體根據的東西呢。」「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你不想直接的面對這一些問題確也不讓她將問題與你分享。」她斬釘截鐵地說,語氣有上升的跡象。「我並非那一種無法溝通的人,但是她得這種做法老實說我不能接受。」我也憤憤不平的說。總知,將你的手伸出來給我看看,她隨即挽住我的手並且看一看我的手掌。她的手十分的纖細觸感十分的好就如同伊伶的手。在確認過後她再度戴上了太陽眼鏡說:「關於今天的事情我會向我妹妹通個電話告訴她,你也可以回去了。」接著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咖啡廳而我則是攤坐在沙發椅上打開襯衫上前排的鈕扣然後望著她的名片看著。在回家之前我到了松青超市採買了今天晚上要煮的食材,我買了一盒牛肉片、幾把西洋芹菜以及花椰菜然後驅車回家。


      才剛到家電話聲又再度響了起來,我猜想因該是伊伶打回來的。「今天還聊的順利嗎?」「因該還可以,妳姐姐因該有打電話向妳通知了吧。」「嗯,她有跟我說一些事情我回去在跟你說。我必須要掛電話了現在還在上班時間。」在接完電話以後我看看掛在牆上的時鐘,在過不久就是下班時間了,必須先去準備晚餐才是。我清洗了西洋芹並且用菜刀除去了根部,電鍋內的米飯還在悶煮著而鍋蓋因熱氣上升不時發出碰碰聲響。我將西洋芹以及牛肉和在一塊用大火快炒然後淋上醬油,一旁在放上水煮過的花椰菜來當作擺盤,然後再用煮了真空便利包內的玉米濃湯後完成了這一餐。

         我在餐桌上靜坐等著她回來,不久她回來了,高跟鞋清脆的聲音往廚房餐桌移動過來,她的臉色並不好看似乎有點疲倦。我帶著擔心的語氣說:「妳沒事吧?」「沒事,只是累了點。」她搖搖頭說。「先過來吃飯吧。」我拿起飯碗為她添了一碗飯而她也拉出椅子坐了下來。「今天我姐姐她在看過你後,跟我說明一件事情。」「是什麼事情?」我裝得有點期待的表情詢問她。「她跟我說在看了你的手相並與你交談過後發覺我們二個不適合在一塊。」聽到她這樣的回答我心頓時涼了半截,我抿著嘴唇一語不發。「雖然我也知道這樣的做法不好,但是我是希望能藉此拉回我們之間的感情希望你能量解。」伊伶與帶歉意地說,似乎為沒有事先找我商量感到懊惱。「別說這一些了,先吃飯吧。」接著我們都拿起了筷子,我也夾起了菜吃著但是伊伶確只是將筷子給拿起而對桌上的菜色無動於衷,我感到不解的問她:「妳怎麼了?怎麼不動筷子?」接著她像是潰堤一般,眼角下方則迸出了淚水然後發出啜泣聲,我則是呆坐在一旁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你因該知道的…」我感到不知所措的問她我因該知道什麼。「我不喜歡吃芹菜的,這點你是清楚知道的。」此時我才恍然大悟,連忙向她說抱歉。「看來姐姐是說對了,我們二個不適合的,是我錯了…」她的哭聲越來越大,而我的心情也煩躁了起來。「為什麼妳要相信那一種說法呢?這不是我們二個人之間的事情而已嗎?我到底友什麼地方妳不能量解的妳要說出來跟我說明啊。」我一時心急便語無倫次的罵了起來,伊伶則是雙手摀住臉持續得哭著。「算了,我不吃了,妳就繼續相信妳姐姐的話吧!」我將還沒吃完的碗筷放置水槽內,然後走離開廚房回到樓上,在上樓的時候伊伶的哭聲迴盪在整個樓梯口內,就像每天早上那高跟鞋上上下下的喀喀聲一樣無法平息。而我則是將房內的電視開到最大聲並且轉到最吵雜的棒球比賽中。時間一分一秒得過去,我不知道她是否還在哭泣,我也想不了那麼多,我只想把今天的事情忘記。「這就是你的問題所在,」腦海頓時閃過伊馨所說的話,越來越感到受不了。「他媽的。」我心中怒罵著。


相關關鍵字: 現在是早上七點二十三分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XDR
銀驢友〔高級〕
等級: 14等級: 14等級: 14等級: 14


今日心情

 . 積分: 924
 . 精華: 3
 . 文章: 2038
 . 收花: 7125 支
 . 送花: 11477 支
 . 比例: 1.61
 . 在線: 3754 小時
 . 瀏覽: 23028 頁
 . 註冊: 4511
 . 失蹤: 3
#2 : 2014-9-3 09:37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抓錯字 證券 諒解 應該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jackchung
銀驢友〔初級〕
等級: 12等級: 12等級: 12


 . 積分: 422
 . 文章: 287
 . 收花: 4080 支
 . 送花: 1363 支
 . 比例: 0.33
 . 在線: 426 小時
 . 瀏覽: 3000 頁
 . 註冊: 2462
 . 失蹤: 11
#3 : 2014-9-3 10:51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總之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所在時區為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2-18 06:57 PM
清除 Cookies - 連絡我們 - TWed2k © 2001-2046 - 純文字版 - 說明
Discuz! 0.1 | Processed in 0.018361 second(s), 6 queries , Q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