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 純文字版  


 


 
主題: [文學創作] [山寨]肥宅,又見肥宅   字型大小:||| 
pandabb
銀驢友〔初級〕
等級: 12等級: 12等級: 12


今日心情

 . 積分: 432
 . 文章: 737
 . 收花: 3956 支
 . 送花: 2341 支
 . 比例: 0.59
 . 在線: 1816 小時
 . 瀏覽: 7400 頁
 . 註冊: 3529
 . 失蹤: 0
#1 : 2017-11-14 10:02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楔子


這是個母豬教一統天下的武俠故事

一    老三傳奇

江湖中有個老三傳奇,所有排名之中,第三才是最強的。

一甲子之前,百洨生排了百器譜,雖然現在看起來錯誤百出,簡直沒有任何參考價值,但是當年,卻在武林中掀起腥風血雨,有道是:「排名如此傲嬌,引天下英雄盡夭折。」

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是其中之最,這廝年青時自不量力,被天機老人一頓棒子打得鼻青臉腫,從此面癱。百洨生因此把他排在百器譜的第二位,但是他很不爽。

說起來很奇怪,對排名不滿意的話,直接約戰天機老人,再打一場不就得了?但上官金虹不要,他選擇成立金錢幫,一個江湖上最大的幫派,他不愛錢,只想做天下最有權的人,你他媽不愛錢把幫派取名作金錢幫幹什麼?

李尋歡是個探花,也就是說他曾是個官場中人。他從沒說過自己不忠君,但是看他把祖傳的李園都敗了出去,肯定是個不孝的敗家子,所以他繼續把那個官兒當下去,遲早會被推出午門斬立決,敗家紈絝之輩,豈不會敗國?這一點連李尋歡自己都同意了,所以後來,他就成了不管天下事,只管收租的土豪劣紳。

可就是這麼一個陷自己義兄於不義的敗家子,把領悟了錢之道,即將走向人生顛峰的上官金虹給幹掉了,老三剋老二,果然是武林顛撲不破的定理嗎?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訪問主頁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pandabb
銀驢友〔初級〕
等級: 12等級: 12等級: 12


今日心情

 . 積分: 432
 . 文章: 737
 . 收花: 3956 支
 . 送花: 2341 支
 . 比例: 0.59
 . 在線: 1816 小時
 . 瀏覽: 7400 頁
 . 註冊: 3529
 . 失蹤: 0
#2 : 2017-11-14 10:02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二、小樓一夜講幹話

臨江閣位於西湖東岸,樓高三丈八尺點零四寸,有三層樓高。通常坐得越高的人身份越顯貴,現在最高層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浙江巡撫的長公子朱一貴,既是國姓,自然是一等一的貴客,可另一個為何能坐在這裏,就讓人摸門不著。

並不是說那人看起來沒有身份地位,他身上穿著金絲銀線綉邊的大紅袍,便說他是宗室親王,也沒人不信;但是千金之子,不僅不坐垂堂,也是不坐高樓的,無他,千金這麼重,擺在高樓上,就不怕樓板塌了嗎?

那肥宅扭了下屁股,屁股底下的椅子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音。朱大公子臉色如常,好似聽慣了這種聲音,繼續斟著他的酒,酒水成絲,縷縷不絕,既不快,也不慢。

肥宅饒富興緻地看著朱大公子斟酒,好似看人逗蛐蛐,這逗蛐蛐是高雅的玩意兒,相傳宣宗皇帝最喜歡逗蛐蛐,當世人便覺得逗蛐蛐是件風雅的事,所以用看人逗蛐蛐的眼光看著朱大公子斟酒,必然認為「朱子斟酒」,是件風雅事。

只是朱大公子似乎忘情於斟酒,把酒斟了滿杯,一滴不多,一滴不少,就是滿滿的一杯。

肥宅拍了拍手,酒水為之震動,可一滴也沒有溢出。他笑道:「好本事,如果酒林也有個百曉生,你這一手斟酒的功夫,至少也能排進前三。」

這很明顯是說笑,但朱大公子沒有笑,他說了五個字:「段八方死了。」

肥宅嘆了一口氣說:「可惜,他也斟得一手好酒。」

「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朱大公子問道。

肥宅愕然問道:「不是自殺的嗎?」

「他是被人用一把飛刀射死的。」朱大公子說道。

肥宅摸了摸他的下巴,抖出了一陣漂亮的波紋,似笑非笑地說:「又是飛刀?我聽說李家大公子李善被人斬去了六隻手指,只能在家裏孵蛋,難道李曼青那老小子終於受不了世人遺忘他老子的飛刀,只好自己出手了?」

「殺段八方跟殺一頭豬沒什麼兩樣,不能證明小李飛刀依舊冠絕天下,所以人不是李曼青殺的。」朱大公子淡淡地說。

「那麼……是葉開回來了嗎?」

朱大公子抖了一抖,鎮定地說:「不是,沒人知道葉開是不是還活著。」

「真是可惜。」肥宅嘆了一口氣說:「我雖然對男人沒興趣,但找到葉開就等於找到上官小仙,我一直看好她能坐上母豬教教主的寶座,可是她竟然跟葉開私奔了,真是丟了她娘老子的臉。」

朱大公子乾笑了兩聲說:「段八方雖是個小人物,但是少了他倒頗為麻煩,就像這杯酒,八分滿的時候,喝起來很方便,但是斟得太滿,一拿起來就會溢出,搞得手上桌上溼溼黏黏的,酒味再好也是掃興。」

肥宅點了點頭,說道:「那倒也是,不過死了也沒辦法,還是趕緊找個替代他的人吧。你有什麼好主意?」

朱大公子猶豫地說:「本來有一個,但是他家裏出了點麻煩。遠山的方天豪最近跟鐵火判官韓峻聯手做一件案子,但是搞得灰頭土臉的,連自已的獨生女兒都賠上,我看他也差不多廢了。」

「韓峻?這傢伙就算是一百年前的無頭公案都破得了,什麼案子讓他這麼棘手?」肥宅疑惑地問道。

「就是那椿大內庫銀失竊的案子。」朱大公子解釋道:「有個遠山出身的小乞丐,突然變成了一擲萬金的豪客,怎麼想都是動了皇帝老子的庫銀,不然銀子還會從天上掉下來嗎?所以我們韓老總動用了六扇門所有的力量,再搭上方天豪的關係,想把那個小乞丐甕中抓鱉,沒想到那個小乞丐不僅出手豪闊,手底下的功夫也很了得,閒庭散步地走出了韓老總布置的絕殺大陣,然後被那個月神一刀射死。」

「死了?跟段八方一樣?」

「不,稍微有點不一樣,段八方是真死,那小乞丐是裝死。」

「裝死又怎麼樣?叫那個月神再去補一刀,幹殺手的沒把人殺死,也敢收錢?」肥宅不以為然地說。

「可是韓峻已經當場驗貨了,他以為月神一刀射中那小乞丐的左胸必死,可誰知那個小乞丐是個右心人,那一刀只傷不死。」朱大公子又說:「後來韓峻又找了一堆六扇門的廢柴,擠到方天豪家裏的柴房堵人,才發現自己的女兒早就給那小乞丐睡過了。這傢伙一直想藉著韓峻抱緊六扇門的大腿,沒想到這個神捕卻一直算錯對手的本事,六扇門的人,來到遠山辦案,吃拿卡要全要方家照應,連找月神出手的花銷,也是挪用他女兒的嫁粧。現在全打了水漂,我估計他繼續當個土財主,倒是勉勉強強還是一方土豪,但是現在的財力,卻不足以扛起段八方的擔子。」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訪問主頁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pandabb
銀驢友〔初級〕
等級: 12等級: 12等級: 12


今日心情

 . 積分: 432
 . 文章: 737
 . 收花: 3956 支
 . 送花: 2341 支
 . 比例: 0.59
 . 在線: 1816 小時
 . 瀏覽: 7400 頁
 . 註冊: 3529
 . 失蹤: 0
#3 : 2017-11-14 10:04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三   最沒有義氣的大俠

常言道:「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裳,衣裳破,尚可補,手足斷,不可續。」
李尋歡就是中了這個白痴順口溜的毒,所以把李家「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的門楣給丟盡了。真正的英雄好漢,哪會為了斷手斷腳這樣的小事,寧可光著屁股到處跑?
小李子把他的未婚妻林詩音「送」給他的義兄龍嘯雲,這他媽的是什麼兄弟?兄弟可以同穿一條褲子,卻不能「共妻」,這不是常識嗎?就算是最黑、最沒有義氣可言的土匪窩,老二睡了老三的姘頭,半夜被人的割去腦袋和鳥袋丟糞坑,也在情理之中,等開了香堂,說不得把其他的部位也丟下五穀輪迴之所團聚。
連土匪窩裏都看不起睡人家老婆的爛貨,你李尋歡竟然誘導龍嘯雲這麼幹?我說老李探花到底是怎麼教兒子的?有這種專門帶壞別人的兒子,倒有一椿好處,那就是小李探花絕對不可能被人帶壞,只有他去帶壞別人。
當然李家的家教這麼差,當然不可能只教出李尋歡一個敗家子,李尋歡的表妹林詩音,也是一個絲毫不弱於林仙兒的母豬,難怪是懂行的人都把她和林仙兒相提併論,還有人說她比林仙兒更美,當然也更賤。
其實林詩音並沒有比林仙兒難上,只是大多數的肥宅、淫賊都不懂她的心。有人以為林仙兒一輩子的夜渡資,乃是林詩音的數十倍,甚至是數百倍,其實不然,林仙兒很多次接客,都是不收費的,傳聞一個店小二伺候她爽了,也能把她幹到外翻,所以林仙兒的夜渡資很便宜,有時還會倒貼。
林詩音前半輩子都住在李園,說李園就是她的夜渡資也不為過,而嫖客本來應該是李尋歡,後來變成就是龍嘯雲,因為她從來沒有愛過他,卻收了李園,跟他上床,這不是妓女和嫖客的關係,又是什麼?
龍嘯雲不是大俠,他只是醉了幾場,就讓李尋歡讓出了他的未婚妻林詩音,因為李尋歡很好對付,只要跟他講「義氣」,什麼狗屁倒灶的醜事他都肯做。
龍嘯雲是個講義氣的人嗎?如果是的話,他身為李尋歡的義兄,即便不能替李老探花教訓兒子,也該扮演大李探花的角色,把小李子導入正途,豈能為淫慾操弄,淫了義弟未婚妻?這可比最下三濫的毛賊還要不如,又生了一個卑鄙窩齪的紅孩兒,見了叔叔不下跪磕頭,反倒陰謀算計,要置李尋歡於死地。事敗還有臉拿他的母豬老娘出來說嘴,人品氣度那麼差,早該綁到祠堂去,三刀六洞捅死了事,即便是林詩音那頭母豬哀哀叫又怎麼樣?反正是個嫁給李園的母豬,要不李尋歡不要她,不會包袱仔款款仔,另去找個如意郎君?生個兒子給她慣成這副德行,弒叔之後少不得殺父,殺完老爹之後,姦母也就順理成章,說不定這頭母豬早就跟紅孩兒姘上了,先殺李尋歡,只為了謀害龍嘯雲之後,少了一個最大的復仇者。
武林中人的人品都不值錢,卻也由不得他這樣敗壞,上官金虹與龍嘯雲兩人本就是王八配烏龜,那一個是小氣的慣老闆、武功不高,心氣比天高,好處拿了就派些五毛黨的挖人隱私,再當眾公布,敗壞龍嘯雲的名聲;估計上官金虹不被小李飛刀射死,也會被香蕉皮滑一跤,摔得生活不能自理,誰叫他專門敗人品呢?
有個段子是這樣唱的:

古老的宅邸,重門深鎖,牆頭已生荒草,門上的朱漆也已剝落。無論誰都看得出這所宅院昔日的榮耀已成過去,就像是一棵已經枯死了的大樹一樣,如今已只剩下殘破的軀殼,已經不再受人尊敬讚美。
可是,如果你看見今天從這裡經過的三個江湖人,就會覺得情況好像並不一定是這個樣子的,你對這個地方的感覺也一定會有所改變。
  這三個江湖人著鮮衣,騎怒馬,跨長刀,在雪地上飛馳而來。
他們的意氣風發,神采飛揚,這個世界上好像沒有什麼事能夠阻擋得住他們的路。
可是到了這所久已破落的宅邸前,他們居然遠在百步外就落馬下鞍,也不顧滿地泥濘冰雪,用一種帶著無比仰慕的神情走過來。

「這裡真的就是小李探花的探花府?」
「是的,這裡就是。」
朱漆已剝落的大門旁,還留著副石刻的對聯,依稀還可以分辨出上面刻的是:
「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 」
三個年輕的江湖人,帶著一種朝聖者的心情看著這十個字。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一個最年輕的年輕人嘆息著說,「我常常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沒有跟他生在同一個朝代。」
「你是不是想和他比一比高下?」
「不是,我也不敢。」
一個年輕氣盛的年輕人居然能說出「不敢」兩個字,那麼這個年輕人的心裡對另外一個人的崇敬已經可想而知了。」
戲,終歸是戲。
三個年輕的江湖人,看到「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 」十個字時,卻是吐嘈道:「這他媽是從金大俠祖上的一門七進士,叔侄五翰林抄來吧?還說是探花呢,真沒品。」
然後在觀眾愕然的眼光中,最年輕的那個嘆息說:「小李飛刀,例不虛發。我常常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沒有跟他生在同一個朝代。」
「你是不是想和他比一比高下?」
「不是,我也不屑。」
一個年輕氣盛的年輕人居然能說出「不屑」兩個字,其實並不是不屑,而是他有聽媽媽的話。普通人怎麼跟探花比?比文的,好歹去考個舉人再來;比武的,問過李家的朋黨沒有?
一個中年秃從後巴了年輕人的腦袋一掌罵道:「小屁孩誰教的?這麼不會說話。不敢打就不敢打,吹噓什麼不屑,這樣有比較高尚嗎?」
那個中年秃穿著一身狐服,滿臉通紅,一臉的痞氣,讓年輕人覺得他很不好惹。
為什麼不好惹呢?你看他後面跟著的刀客就知道了,黑人穿黑衣,拿著一把黑漆漆的刀,雖然他瘸了一條腿,但是沒有人敢笑他。
這樣的人,就是六扇門的總捕頭韓峻看到了,也賭身家的保證他是「一個好人」。
誰敢說他不是好人?敢說的人大概腦袋都滾到陰溝裏了。韓峻不喜歡陰溝的味道,所以他一定會說黑衣刀客是好人。
年輕人孬了,跟他的伙伴低頭道歉,匆匆遁走。 俠與義,值千金,跟好人打鬥,就不是個好大俠,他們想當大俠,所以不打好人。
中年秃回頭笑了笑說:「有時候,穿黑衣也能省很多事。」
黑衣刀客冷冷地說:「我穿黑衣不是為了省事。」
中年秃問道:「那是為了什麼?」
黑衣刀客想了想才說:「黑色的衣服不顯髒,我有理由不洗。」
中年秃笑了笑:「你不是個懶惰的男人,婷婷更不是。」
黑衣刀客說:「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她不會讓我自己洗衣服,她認為那是她們女人的事。我不想讓她太勞累,所以只好學著拉塌一點,其實這一點都不難。」
中年秃笑了笑說:「如果我家裏那兩個能這麼想就好了,但她們都覺得,衣服髒了,丟掉就好。」
黑衣刀客認真地說:「這是個主意,我應該多掙一點錢才對。」
中年秃翻了翻白眼,上前拍門叫道:「有人在嗎?我找李曼青。」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訪問主頁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pandabb
銀驢友〔初級〕
等級: 12等級: 12等級: 12


今日心情

 . 積分: 432
 . 文章: 737
 . 收花: 3956 支
 . 送花: 2341 支
 . 比例: 0.59
 . 在線: 1816 小時
 . 瀏覽: 7400 頁
 . 註冊: 3529
 . 失蹤: 0
#4 : 2017-11-14 10:12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四、花凋酒帶來的香愁

蘇子雨很生氣,他氣的不是拍門的人節奏感太差,壞了他喝茶的興緻,而是拍門的人直接喊大老爺的名諱,這是很不禮貌的行為,李園至少有二十年沒遇上這種愣頭青了。
但他還裝出一副平靜地表情從側門開了一個小縫應答道:「不好意思,我家老爺不見客。」
中年秃爽朗地說:「你跟他說葉開來找他玩了,他就會見我。」
蘇子雨臉色一變,顫聲說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葉大俠?」
「證據啊……」中年秃想了想,從包袱裏掏出路引說道:「吶,這個應該可以證明我就是葉開。」
蘇子雨有些懞逼,這種時候一般不都是拿把飛刀為憑嗎?為什麼會拿路引……雖然這路引看起來是真貨。
但這人是不是騙子,已經不是他所能決斷的了,他必須請大少爺出來。
李正是個見不得人的傢伙,因為他的第一戰就被人削掉六根指頭,這個消息如果傳了出去,小李飛刀就不再是例不虛發,他們丟不起這個臉。所以李大少爺只好讓自己人間蒸發,好像世界上從來沒有他這個人。
但他非出來不可,因為李家有資格迎接葉開的人,除了李曼青,就只有他,除非李壞回來了。
李壞還沒有回來,他正在跟江湖上沒有一點名氣的公孫敗決鬥,雖然這場決鬥結束得很快,一個連第三代飛劍客還玉公子都贏不了的人,怎麼贏得了第三代的小李飛刀李壞?但他知道,李壞戰後,一定要痛飲一場,醉個七天七夜;他不能讓葉開在門外等七天七夜,也不能為了這件事,把李曼青請下樓,所以他只能出來。
葉開看了李善一眼問道:「你是李正?你的手只剩下四根手指?」
李正回答道:「是,我是李正,我的手只剩下四根手指。」
傅紅雪說道:「我也只有一條腿是好的,我們都是殘廢。」
李正沒有笑,他能笑嗎?傅紅雪的腿雖然殘了,但是當今武林五大高手,都不敢跟他打,他憑什麼跟傅紅雪相提併論?
李正拱了拱手說道:「家父身體不適,所以由小侄來接待葉師伯、傅大俠。」
他沒有懷疑兩人的身份,雖然他是個失敗者,卻不代表他沒有眼光,傅紅雪的刀法,雖然不是世人以為承傳白天羽神刀的圓月彎刀,但如果有比圓月彎刀更可怕的刀,那就只有傅紅雪的新月黑刀。
圓月鋒芒畢露,新月快得連刀光都不露出一絲一毫,真正的高手寧可面對圓月,也不想碰上新月。
李正是個失敗者,卻不代表他沒有眼光,當第一眼見到這兩個人時,就已經知道,他們不可能是冒牌貨。
葉開問道:「曼青病了?」
李正老實回答道:「沒有病,只是走不出來。」
傅紅雪說道:「他出不來,我們去看他。」
李正想了想,也沒什麼理由阻止,只好恭謹地說:「請隨小侄來。」

****

李曼青顯得有點慌張,好似三歲時貪玩,沒把母親吩咐的功課做好,卻要面對母親失望的臉色。
孫小紅不是個嚴厲的母親,其實她有點兩光,兒子到底該怎麼養,她是一竅不通,誰叫她是天機老人養大的呢?這樣的女人,竟然會把李曼青養成了死板的世家子弟,只能說,林詩音對李園的影響太大了。
三個男人老狗,在林詩音昔日讀書彈琴的小樓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說話。而李正自然是逃之夭夭了,大人說話,小孩子插什麼嘴?
最後還是李曼青忐忑地向葉開拱了拱手,低聲說道:「葉師兄好,傅大俠好。」
葉開笑了笑:「不請我們喝酒?」
李曼青這才手忙腳亂地搶過架子上的酒瓶,他不喝酒,因為醉了就不能承受刻骨銘心的悔恨,他這輩子都必須在悔恨中渡過,因為他害死了兩個女人,兩個愛著他,又為他而死的女人,所以這瓶酒放在架子上十六年了,到今天才開封。
葉開一喝酒就開心:「真是好酒,至少有三十六年了,這是女兒紅嗎?」
李曼青尷尬地陪笑說:「不,這是……」
傅紅雪說道:「為女兒釀的紹興酒才叫女兒紅,這酒是花凋。」
「花雕?」葉開翻了翻瓶子說道:「瓶子上沒刻上花紋啊?」
傅紅雪說:「娘跟我說過,如果女兒嫁人前就死了,她的兄弟有女兒,就會在兄弟的女兒出嫁後,把那罈酒挖出來,在她的墳頭與姊妹共飲。早逝的女兒如同鮮花凋落,那罈酒就叫花凋,花凋酒比女兒紅更醇也更美。」
葉開吸了吸鼻子說:「心淡,娘都沒跟我說過這個故事。」
傅紅雪說:「因為你不像我,什麼酒到了我的杯子裏都差不多,若是不知道這個故事,你把花彫酒當成女兒紅喝,就會開心得多;但是現在,這酒你喝不下去了。」
葉開苦笑道:「我是喝不下去,但是……」
李曼青一把拿起了酒瓶,把所有的酒一口氣喝乾,他喝得太急,因此被嗆得咳嗽連連,但他還是呢喃著:「好酒,真的是好美的酒,這酒一直在我面前,為什麼我都不喝呢?」
葉開笑道:「因為你是傻瓜。」
李曼青醉得滾到桌下,他從沒喝過酒,所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其實很差。
他在醉倒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真是笨拙得可以。」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訪問主頁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所在時區為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1-21 06:00 PM
清除 Cookies - 連絡我們 - TWed2k © 2001-2046 - 純文字版 - 說明
Discuz! 0.1 | Processed in 0.019398 second(s), 6 queries , Q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