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 純文字版  


 


 
主題: [文學] [整理] 李天豪之 從水滸傳看人際關係的奧秘(第2回 0827   字型大小:||| 
BlackSun
論壇第一賢施.版主
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
因考試而吐血的學生

 . 積分: 2579
 . 精華: 6
 . 文章: 8876
 . 收花: 19131 支
 . 送花: 11844 支
 . 比例: 0.62
 . 在線: 4232 小時
 . 瀏覽: 34491 頁
 . 註冊: 6326
 . 失蹤: 0
 . 費隆大陸(AD&D)
#1 : 2019-8-18 11:41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補教名師 李天豪
在他FB上分享 他認為水滸傳看法
不過散落在他FB上 難以看整篇
但是他重新改款登上 民生頭條

我後續會 整理補上


https://www.lifetoutiao.news/15283-2/





從水滸傳看人際關係的奧秘01 (長期連載)


(前情提要:林沖被高太尉陷害,從高級軍官變成囚犯,路過大財主柴進家裡,柴進家裡有個洪教頭,很不爽林沖,柴進要兩個人比試一下)



文:李天豪

在我開始分析之前,我市儈的說明一下。

如果你對小說沒興趣,那麼試著想想以下的情景



柴進=企業大老闆

洪教頭=資深主管

林沖=麻煩纏身的新進員工

現在老闆要新進員工跟資深主管實際比一下雙方能力,爭奪一筆50萬的獎金

這樣會不會更有興趣一點?

如果有,就跟我一起看下去吧



來看一段非常精彩的原文:



柴進起身道:「二位教頭較量一棒。」

林沖自肚裏尋思道:

「這洪教頭必是柴大官人師父,不然我一棒打翻了他,須不好看。」

柴進見林沖躊躇,便道:

「此位洪教頭也到此不多時,此間又無對手。林武師休得要推辭,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頭的本事。」

柴進說這話,原來只怕林沖礙柴進的面皮,不肯使出本事來。

林沖見柴進說開就裏,方纔放心。

只見洪教頭先起身道:

「來,來,來!和你使一棒看。」

一齊都哄出堂後空地上。莊客拿一束棍棒來,放在地下。

洪教頭先脫了衣裳,拽扎起裙子,掣條棒,使箇旗鼓,喝道:

「來,來,來!」

柴進道:

「林武師,請較量一棒。」

林沖道:

「大官人,休要笑話。」

就地也拿了一條棒起來道:

「師父請教。」

洪教頭看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

林沖拿著棒,使出山東大擂。

打將入來。洪教頭把棒就地下鞭了一棒,來搶林沖。

兩箇教頭就明月地下交手,真箇好看。

兩箇教頭在明月地上交手,使了四五合棒,只見林沖托地跳出圈子外來,叫一聲:

「少歇。」

柴進道:

「教頭如何不使本事?」

林沖道:

「小人輸了。」

柴進道:

「未見二位較量,怎便是輸了?」

林沖道:

「小人只多這具枷,因此,權當輸了。」

柴進道:

「是小可一時失了計較。」

大笑著道:

「這箇容易。」

便叫莊客取十兩銀子,當時將至。

柴進對押解兩箇公人道:

「小可大膽,相煩二位下顧,權把林教頭枷開了,明日牢城營內但有事務,都在小可身上,白銀十兩相送。」

董超、薛霸見了柴進人物軒昂,不敢違他,落得做人情,又得了十兩銀子,亦不怕他走了。

薛霸隨即把林沖護身枷開了。

柴進大喜道:

「今番兩位教師再試一棒。」

洪教頭見他卻纔棒法怯了,肚裏平欺他做,提起棒卻待要使。

柴進叫這:

「且住!」

叫莊客取出一錠銀來,重二十五兩。

無一時,至面前。

柴進乃言:

「二位教頭比試,非比其他,這錠銀子,權為利物。若是贏的,便將此銀子去。」

柴進心中只要林沖把出本事來,故意將銀子丟在地下。

洪教頭深怪林沖來,又要爭這箇大銀子,又怕輸了銳氣,把棒來盡心使箇旗鼓,吐箇門戶,喚做把火燒天勢。

林沖想道:柴大官人心裏只要我贏他。

也橫著棒,使箇門戶,吐箇勢,喚做「撥草尋蛇勢」。

洪教頭喝一聲:

「來,來,來!」

便使棒蓋將入來。

林沖望後一退,洪教頭趕入一步,提起棒,又復一棒下來。

林沖看他腳步已亂了,便把棒從地下一跳,洪教頭措手不及,就那一跳裏,和身一轉,那棒直掃著洪教頭臁兒骨上,撇了棒,撲地倒了。

柴進大喜,叫快將酒來把盞。

眾人一齊大笑。洪教頭那裏掙扎起來。

眾莊客一頭笑著,扶了洪教頭,羞顏滿面,自投莊外去了。

———

上述這段大約一千字的原文,描寫了三個人的心理狀態。

如果只看熱鬧,大概就覺得林沖武藝很高,打趴了一個看他不爽的對手。

但是這種比武有什麼值得特別描寫的嗎?

感覺上,就算刪除掉也不妨礙整體故事情節啊?

但是,我就不這麼看,我打算細細的剖析,把現實世界中複雜無比的人際關係,透過《水滸傳》這種傳世名著的情節,展現在大家面前。



以下開始分析:

首先,有個非常奇怪的描寫,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柴進居然要林沖戴著枷,和洪教頭比武。」

而且,明顯不是疏忽,因為林沖與洪教頭,比了四五個回合後,林沖不比了,柴進還一副傻乎乎的樣子,問林沖為什麼不比?

直到林沖說自己戴著枷,太不公平了!

柴進才反應過來。



這是什麼四大名著,現實世界哪有這種情況,這根本就是亂寫…

真的嗎?



其實,書中絕大多數不符合常理的內容,才是真正的社會常態。

我們之所以看不懂,是因為我們自己缺乏社會閱歷。

只要慣走江湖飽經世事,就會明白施耐庵這樣安排情節的理由。

不信?

那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柴進為什麼讓林沖,與洪教頭戴著枷比武?



「因為柴進討厭洪教頭。」



怎麼可能?

洪教頭不是柴進家的客人嗎?

怎麼不可能…你家的客人,你就一定喜歡嗎?

我們替柴進想想,那個洪教頭每天在柴進家裡面大吃大喝,甚至對柴進並不怎麼尊敬(這個可以從原文的描寫看出,我怕內容太雜,就不引用原文了)



如果我們設身處地的以柴進的立場來思考,就能明白柴進看到林沖的反應了。



柴進心想:

「洪教頭,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你看不起林教頭,我現在就讓人家戴著枷,跟你比!」



那麼,林沖為什麼比了幾下就不比了?

從最後的結果看來,林沖拿不拿掉那個枷,都能打趴洪教頭…

林沖為什麼不動手?

因為林沖的性格,會讓他碰到事情,總是猶豫再三。

(這一樣可以從之前的故事看出來)



簡單的說:

「林沖太聰明了,會把事情想太深了,所以就猶豫了。」



林沖一開始答應比武,是因為他認為柴進也想打壓一下洪教頭的威風。

但是,遇事想的太多、想的太深,也是林沖的最大缺點。

所以,林沖很快覺得,事情也許並沒有這樣簡單。

因為,柴進是什麼人?

林沖並不瞭解….

更主要的是,柴進這種富二代的品行有多高?

林沖實在沒有信心….

再回想,洪教頭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就讓林沖更摸不清路數了。

所以,林沖戴著枷與洪教頭打了幾個回合,就不敢再打了。

不是他不能打趴洪教頭,而是打趴之後會怎麼樣,林沖實在是無法確定…



林沖的想法是:

如果柴大官人,只是想讓林沖滅滅洪教頭的嘴

這太好辦了,洪教頭雖然功夫也不錯,但是以林沖的身手,戴著枷,也肯定能打敗他。

問題是,如果這個洪教頭的態度,源自於人家跟柴大官人,有著非常不一般的關係,搞不好是什麼親戚之類的。

而柴大官人為了給洪教頭提高江湖名氣,所以就故意設局,讓洪教頭傲慢無禮,故意尋碴與林沖比武,然後柴進促成這樣一場,絕對不公平的比武。

最後,好讓洪教頭擁有打敗八十萬禁軍教頭的大名。

那林沖戴著枷就把人家打敗了,這可把柴大官人得罪死了。

以林沖的性格,哪敢幹這種事呢?



回到一開始的比喻:

你一個新進員工,很有本事。

但是你真的敢進公司第一天,就當著大老闆的面,讓一個資深主管下不了臺嗎?

你不怕這個資深主管是老闆的心腹嗎?

你如果莽莽撞撞的把這個資深主管搞得下不了台,真的會沒事嗎?



(以下待續)







從水滸傳看人際關係的奧秘02 (長期連載)


(續上回)

比武比到一半,林沖說:



『我身上有枷,這種武沒法比。』



柴進馬上就知道問題的癥結了,所以他馬上花錢賄絡押送林沖的官差

讓他們把林沖的枷給打開(要注意,這可是違法行為)



這就是給林沖第一個信號了,告訴林沖:



『我同意你把洪教頭打趴』



但是,第二個問題又來了,該不該羞辱對方?



這個問題,也是人際關係中的難題:



『如果你很有本事,你該不該表現得很強勢?』



比如說,你第一次去女朋友家拜訪,未來的岳父岳母誇獎你幾句

你是要刻意謙虛別賣弄呢?

還是要適時的表現一下呢?

別以為,謙虛永遠都是對的…

有時候,太過謙虛,你就被別人看成沒本事了…

所以,這其實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最好的答案是:



『看情況!!!』



問題是,該怎麼看呢?

讓我們回到故事中,此時你就應該明白林沖為什麼要開枷了…

因為,林沖需要讓自己有充分施展功夫的餘地…

面對這場比武,如果柴大老闆沒有進一步的暗示

對林沖來說最安全的做法,就是陪洪教頭好好玩一場。

把這場架打得漂漂亮亮、有姿有色。

換而言之,先陪對方你來我往的打個百十個回合

然後輕輕一棍把他打翻。

到時,無論柴大官人什麼意思,都可以交待下去了。

如果柴大官人要讓我滅洪教頭的嘴,我把他打敗了,不會惹麻煩。

如果柴大官人要讓洪教頭提升江湖名氣,我讓他與八十萬禁軍教頭,打了百十來個回合,最後雖然被打敗了,但是雖敗猶榮。

傳出去,也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

就算柴大官人只是想看看戲,我打了十多分鐘的表演賽,也足以讓他看的目眩神迷。

而且普通人一看,更會敬佩林教頭的高超武功,因為打的太漂亮了。

這是不是就是最安全的策略呢?

肯定是的,所以就必須要開枷…

因為戴著枷,林沖就不會有這種進退自如的選擇,所以必須要開枷。



然後,讓我們回到柴進的立場來看。

柴進肯定可以發現,林沖有本事。

因為林沖戴著枷,洪教頭也收拾不了對方。

然而,林沖閃爍不定的表情,肯定也會讓柴進發現,林沖絕不會出全力打這場架的。

柴進可不是單純的富二代,柴進可是收留過各種流氓地痞、三教九流都認識的隱形黑社會大佬,他稍微思考一下,就能明白林沖的顧慮了。



這就像大老闆看看員工們的表情跟互動方式,通常就能知道對方心理在打什麼小算盤了。

所以,柴進給出了第二個暗示:



『把二十五兩銀子扔在了地上』

『總而言之,誰勝誰拿去!』



要知道,給錢多少是一回事,給錢的方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二十五兩銀子的確很多,但是柴進這麼世故的人,為什麼要刻意把錢扔在地上呢?



這樣不是會得罪人嗎?

大家不是都說,給人家恩惠要重視手段嗎?

千萬不要施恩不成反結仇嗎?

柴進為什麼要把這二十五兩銀子扔在地上呢?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告訴林沖:



『我柴進一再跟你說,洪教頭與我關係非常一般。』

『你林教頭就是不相信』

『現在我給你用事實證明,我與這個洪教頭,真的沒有太深的關係。』



我們可以想像,如果洪教頭是一個有身份的人,是柴進非常尊重的武術老師,柴進敢拿把這二十五兩銀子扔在地上嗎?

肯定不敢。

因為,這樣作,洪教頭當時就會翻臉走人了。

有身份的人,都會這樣作的。

因為,你柴進有兩個臭錢,就這樣糟踐人?

拿二十五兩銀扔在上,讓我們打架爭著二十五兩銀子!

老子不缺那兩個錢,就算缺那兩個錢,老子也沒賤到,為了這二十五兩銀子,就給你柴大官人當猴耍!

單純拿二十五兩銀子當比武的彩頭,這沒有什麼侮辱人的意思。

但是,把二十五兩銀子扔在地上,這就是明著羞侮人了。

但是洪教頭不在乎…洪教頭還是躍躍欲試想比武的樣子。

那麼林沖自然可以確定了,這個洪教頭,絕不是什麼有身份的人。

如果他和柴大官有著不一般的交情,值得柴大官人安排這種絕對不公平的比武,那他就絕不會在這種情況下,還一副躍躍欲試要比武的樣子。

更主要的是,柴大官人,也絕不會這樣不給他面子。

所以,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猜忌遊戲,就可以暫時告一個段落了…



讓我們暫時跳脫故事,來想想真實世界的人際關係博奕….

大家有沒有碰過,老闆要我們去做事,但是沒有交代我們要做到什麼程度的困擾

比如說:



如果,大老闆要你去處理一個資歷比你更深的老員工。

大老闆淡淡的表示,要讓對方走路…

但是沒有說具體上要怎麼做,此時你該怎麼辦呢?

『如果做的很委婉,那麼會不會反而讓對方藉此耍賴,開一堆條件拒絕離開?』

『如果做的很過分,那麼會不會違背老闆想好聚好散的本意,傷了老闆的面子?』



此時,你該怎麼做呢?

也許你就該參考一下,上述林沖試探老闆心意的手段了。



回到故事來:

只要可以確定這件事,林沖自然就好辦了。

洪教頭一點也不給林沖面子,林沖本身就非常不高興。

現在柴大官人,又讓林沖好好滅滅洪教頭的嘴。

林沖一出手,自然就是把壓箱底的東西拿出來了。

總而言之,就如王進打史進、武松打蔣門神、燕青打高俅一樣。

換而言之,一點也不給對手面子留,怎樣乾淨利索怎樣來,怎樣讓他沒面子,就怎樣打。

按理說,洪教頭雖然不是一流高手。

但是,他敢出手挑戰林沖,多少也應該有兩把刷子。

否則,那不是沒事找著出醜嗎?

但是,因為林沖拿出了壓箱底的東西,洪教頭就連架式都沒機會擺出來,就被打的栽倒在地了。

如果洪教頭,能擺出幾個架式來,交手個幾回合。

就算被打敗了,也可以說幾句交待場面的話,混過去。

因為一個人,被八十萬禁軍教頭打敗,並不丟人。

問題是,洪教頭連個架式都沒有擺出來,稀裡糊塗的就被打趴在地了。

當洪教頭被人們,笑著扶起來時後,頓時沒臉在柴進家裡混吃混喝了。

他就必須滾蛋了…

那麼,林沖這樣做,算是正確的讓老闆滿意了嗎?

看看後來的故事吧..

柴進面對林沖的表現,那是非常高興。

原著寫著:

『柴進大喜,叫快將酒來把盞。』

『眾人一齊大笑,柴進攜住林沖的手,再入後堂飲酒…』

而且書中,從此就沒在提過洪教頭了。

很明顯的,林沖做的非常漂亮,讓柴大官人非常滿意。



但是,柴大官人為什麼這麼滿意呢?

又或者說,現實世界中,你該怎麼去幫老闆一個忙呢?

老闆財大氣粗,你是新進員工,你有什麼本事可以幫老闆呢?

答案是:



『樹立底線』



讓我們設身處地的為柴進想想:

柴進總想擺出一副禮賢下士的樣子。

所以,面對那些毫不知趣的客人,肯定是又氣、又惱,卻不能發作。

因為一發作,就會損傷他禮賢下士的形象。

可是不發作,就有許多人,給臉不要臉,而且越搞越過份。

而林沖的表現,等於替柴進樹立一條新的人事標準了。

什麼標準?

—-『有驚人藝業的人,也必須對柴進100%尊重』

你看人家林教頭,隨手一棍子,就把洪教頭打翻在地了。

但是,人家哪裡表現出驕傲的樣子?

所以,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低調的。

如果你真的有本事,你還是必須尊重老闆的。

這樣老闆才能拿你當個榜樣,告訴所有人:



『這種有本事,做人又低調的員工,我最喜歡』



如果你這麼懂規矩,那麼老闆給你好處,是不會手軟的…



我們看原著中的內容:

林沖後來去到勞改營

『柴大官人又使人來送冬衣並人事與他。』

『那滿營內囚徒,亦得林沖救濟。』

這一句話就表現出柴進對林沖的照顧,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因為,林沖人都已經走了,到了監獄了,柴進還持續派人送錢給他。

這對於落難的林沖來說,是多種要的幫助啊?

柴進為什麼要這樣幫助林沖?

因為林沖很上道啊…

各位看官可別以為只要有本事,就能讓大老闆這麼重視你。

下一回,我們來看看跟林沖一樣非常有本事的武松,是怎麼樣被同一個老闆冷淡對待的。

[BlackSun 在  2019-8-26 12:29 PM 作了最後編輯]


相關關鍵字: 李天豪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BlackSun
論壇第一賢施.版主
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等級: 30
因考試而吐血的學生

 . 積分: 2579
 . 精華: 6
 . 文章: 8876
 . 收花: 19131 支
 . 送花: 11844 支
 . 比例: 0.62
 . 在線: 4232 小時
 . 瀏覽: 34491 頁
 . 註冊: 6326
 . 失蹤: 0
 . 費隆大陸(AD&D)
#2 : 2019-9-4 11:45 PM     只看本作者 引言回覆

武松篇




今天起,要來說一個「爆紅」的故事



宋江的故事當中,帶出了一個知名度非常高的好漢—武松。

說起武松,大家馬上都會想到打虎,這是傳統章回小說寫得非常經典的一段。

當然,這也是武松這個虛構人物一生當中最光輝的時刻。

不過,大家有沒有想過,當我們看到一個光彩奪目的大人物風光紅火的時候,能不能推測判斷他以前沒那麼風光時的樣子呢?

比如說,2018年台灣最風光的政治人物,莫過於新任港都市長了。

無論你是喜歡還是討厭他,都不能否認,他是去年最紅、最有話題、聲勢上漲最快的政治人物。

對比一下,跟因為打虎爆紅的武松,好像很相似。

這兩個人在爆紅之前,其實都早就已經出道了,而且默默厲害了很多年。

但是,在這個契機之前,大家都只是隱隱約約知道有這樣一個人。

他們具體上做過什麼? 有什麼過人之處?

總是說不上來…

但是在爆紅之後,大家才發現:



「原來這個人如此有本事」



當然,說這件事情,目的並不是要追捧某位明星,大家沒興趣看,我也沒興趣寫。

我想,大家更有興趣的是:



-[如果我很有本事,我該怎麼爆紅?」 < – – 這個問題吧



今天就借用武松的人生軌跡來談談這個問題的破解法。

(順帶提一下,林沖的故事還沒完,說完武松之後,我會回過頭說林沖)

(林沖的故事線裡面,還藏著「逆境生存」這個重要概念)



想到武松,我們要會冒出幾個問題:



「他為什麼在打虎之前,都混得那麼差?」(首先說這個)

「他打死老虎爆紅之後,為什麼忽然混得那麼好?」(再來說這個)

「他最後為什麼會從一個縣市警察局的局長,變成黑社會打手?」(最後說這個)



先說結論:



「個性決定命運」



再說故事:

要瞭解這些問題,先從武松的登場說起,看原文:



(前情提要:宋江殺人後跑路,在柴進家大受歡迎,吃吃喝喝,然後他不小心踢翻了武松取暖的火爐,被武松揪起來就要打…)



三人坐定,有十數箇近上的莊客並幾箇主管,輪替著把盞,伏侍勸飲。

柴進再三勸宋江弟兄寬懷飲幾杯,宋江稱謝不已。

酒至半酣,三人各訴胸中朝夕相愛之念。看看天色晚了,點起燈燭。

宋江辭道:

「酒止。」

柴進那裏肯放,直喫到初更左側。

宋江起身去淨手。

  柴進喚一箇莊客,提碗燈籠,引領宋江東廊盡頭處去淨手。

便道:「我且躲杯酒。」大寬轉穿出前面廊下來。俄延走著,卻轉到東廊前面。

宋江已有八分酒,腳步趄了,只顧踏去。

那廊下有一箇大漢,因害瘧疾,當不住那寒冷,把一鍁火在那裏向。

宋江仰著臉,只顧踏將去,正跐在火鍁柄上,把那火鍁裏炭火,都掀在那漢臉上。

那漢喫了一驚,驚出一身汗來。

那漢氣將起來,把宋江劈胸揪住,大喝道:

「你是甚麼鳥人?敢來消遣我!」

宋江也喫一驚。

正分說不得,那箇提燈籠的莊客,慌忙叫道:

「不得無禮!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

那漢道:「『客官』,『客官』!我初來時,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如今卻聽莊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卻待要打宋江,那莊客撇了燈籠,便向前來勸。

正勸不開,只見兩三碗燈籠飛也似來。

柴大官人親趕到說:「我接不著押司,如何卻在這裏鬧?」

那莊客便把此了火鍁的事說一遍。

柴進笑道:「大漢,你不認的這位奢遮的押司?」

那漢道:「奢遮,奢遮!他敢比不得鄆城宋押司少些兒!」

柴進大笑道:「大漢,你認得宋押司不?」

那漢道:「我雖不曾認的,江湖上久聞他是箇『及時雨』宋公明。且又仗義疏財,扶危濟困,是箇天下聞名的好漢。」

柴進問道:

「如何見的他是天下聞名的好漢?」

那漢道:

「卻纔說不了,他便是真大丈夫,有頭有尾,有始有終!我如今只等病好時,便去投奔他。」

柴進道:

「你要見他麼?」

那漢道:

「我可知要見他哩!」

柴進道:

「大漢,遠便十萬八千里,近便只在面前。」

柴進指著宋江,便道:

「此位便是『及時雨』宋公明。」

那漢道:

「真箇也不是?」

宋江道:「小可便是宋江。」

那漢定睛看了看,納頭便拜,說道:

「我不是夢裏麼?與兄長相見!」

宋江道:

「何故如此錯愛?」

那漢道:

「卻纔甚是無禮,萬望恕罪。有眼不識泰山!」

跪在地下,那裏肯起來。

宋江慌忙扶住道:

「足下高姓大名?」

—-

這一段故事裡面,又是三個人物登場。

我們已經很熟悉的柴大官人,重量人黑道老大宋江,還有這次要談的新人—武松。

在這一段故事裡面,我們可以看出幾段人際關係上的尷尬之處。

首先,武松的處境很糟糕,這可以從他的待遇跟發言中看出來。

因為當時柴進跟宋江在做甚麼?

他們在開派對,吃吃喝喝。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派對,這場派對從柴進碰到宋江的大約中午時分,一直吃到晚上七八點。

看一下原文:



宋江弟兄兩箇,不則一日,來到滄州界分,問人道:

「柴大官人莊在何處?」

問了地名,一逕投莊前來,便問莊客:

「柴大官人在莊上也不?」

莊客答道:

「大官人在東莊上收租米,不在莊上。」

宋江便問:

「此間到東莊有多少路?」

莊客道:

「有四十餘裡。」

宋江道:

「從何處落路去?」

莊客道:

「不敢動問二位官人高姓?」

宋江道:

「我是鄆城縣宋江的便是。」

莊客道:

「莫不是『及時雨』宋押司麼?」

宋江道:

「便是。」

莊客道:

「大官人時常說大名,只怨悵不能相會。既是宋押司時,小人引去。」

莊客慌忙便領了宋江、宋清,逕投東莊來。

沒三箇時辰,早來到東莊。宋江看時,端的好一所莊院,十分齊整。

當下莊客便道:

「二位官人且在此亭上坐一坐,待小人去通報大官人出來相接。」

宋江道:

「好。」

自和宋清在山亭上倚了朴刀,解下腰刀,歇了包裹,坐在亭子上。

那莊客人去不多時,只見那座中間莊門大開,柴大官人引著三五箇伴當,慌忙跑將出來,亭子上與宋江相見。

柴大官人見了宋江,拜在地下,口稱道:

「端的想殺柴進,天幸今日甚風吹得到此,大慰平生渴仰之念,多幸!多幸!」

宋江也拜在地下答道:

「宋江疏頑小吏,今日特來相投。」

柴進扶起宋江來,口裏說道:

「昨夜燈花報,今早喜鵲噪,不想卻是貴兄來。」

滿臉堆下笑來。

宋江見柴進接得意重,心裏甚喜,便喚兄弟宋清,也來相見了。

柴進喝叫伴當收拾了宋押司行李,在後堂西軒下歇處。

柴進攜住宋江的手,入到裏面正廳上,分賓主坐定。

三人坐定,有十數箇近上的莊客並幾箇主管,輪替著把盞,伏侍勸飲。

—-

上面這一段六百字的描寫,可以清楚說明,柴進有多麼看重宋江。

請大家想想,如果你第一次去拜訪一個大老闆,大老闆就跟你吃飯五六個小時,把他所有重要主管十幾個人全部叫出來,好酒好菜的招待你,這得是多麼天大的面子?

柴進可是超級富豪,首富等級的人物,而且他的祖先,就是被宋朝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篡奪江山的後周皇族。

也就是說,柴進的背景關係可以說是通了天了,他是有皇帝禦賜丹書鐵券(免死金牌)的人物。

以柴進的身分來說,就算是當地的縣長、市長來了,他可能也未必這麼熱情接待。

更何況,柴進第一次見到宋江的時候,他居然是「慌忙跑將出來」、「見了宋江,拜在地下」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吧…

因為宋江可不是什麼皇帝的欽差大臣,宋江當時殺了小老婆,正在跑路,他是個逃犯啊…

請各位看倌想想,我們還原到現在的現實世界處境來思考:

一個殺人的逃犯,跑到一個跟總統家族都有千絲萬縷關係的大老闆家去投靠。

一報出自己的名號,大老闆的管家立刻親切接待。

而且大老闆本人第一次看到這個逃犯,立刻跑著出來,還拜在地下…

這個逃犯就算是諾貝爾獎得主/卸任總統,也不可能有這種待遇…

大概必須是達賴活佛/天主教教宗,才可能有這種待遇…

但是宋江是逃犯啊? 這樣合理嗎?

這個問題太大,我們留到專門講宋江的故事的時候再說。

(宋江的故事,是『一個超級黑道老大的崛起』)

我們來說說,被宋江光芒映襯的非常寒酸可悲的武松的待遇…

當柴進跟宋江開了五六個小時的派對時,武松在幹嘛….

有人請他來吃飯嗎?

沒有…

柴進家缺一雙筷子、少一個碗嗎?

肯定不缺…

那為什麼不找武松來一起吃飯?

武松不是柴進家的員工,他也是個客人..

但是號稱『仗義疏財』的柴進為什麼這樣過份的對待武松?

搞得武松在人家開派對的時候,只能默默地蹲在冰冷的角落,還是個靠近廁所的角落烤火…

讓我們看看武松給人的第一印象吧…

—-

宋江在燈下看那武松時,果然是一條好漢。但見: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
    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
    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語話軒昂,吐千丈淩雲之志氣。
    心雄膽大,似撼天獅子下雲端;
    骨健筋強,如搖地貔貅臨座上。
    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間太歲神。

—-

這種外表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英雄豪傑…

柴進家的人腦子都有問題嗎?

居然這樣對待武松…

而且更奇怪的是…

武松居然也默默地忍受這種冷淡待遇…

居然還忍受很長一段時間了…

我們回憶一下

故事裡是這樣說的:



「那廊下有一箇大漢,因害瘧疾,當不住那寒冷,把一鍁火在那裏向。」

武松生病了…

武松在冬天連個房間都沒有….

武松弄了一個燒金紙的爐子,想辦法取暖….

對照一下宋江在附近宴會廳吃吃喝喝的場景..

大家不覺得諷刺嗎?

武松自己也心酸酸的,他說:

「『客官』,『客官』!我初來時,也是『客官』,也曾相待的厚。」

照這樣看來,他也曾經是宴會廳裡面的客人啊,為什麼他被冷落了?

而且,從外表來看,從武功來看,武松比宋江強了一百倍啊…

為什麼柴進如此看重宋江,卻如此忽視武松呢?

各位有沒有覺得有點可憐武松呢?

更重要的是,如果在現實世界中,是我們碰上這種待遇,你會有什麼感覺呢?

我們是不是也覺得自己胸懷韜略、外表瀟灑、氣宇軒昂….

但是到了學校、到了公司、到了人際關係的場合…

為什麼卻沒機會當主角,而感到很苦悶呢?….

為什麼大老闆、社會名流、前輩長官不看重我們呢?

而那些看起來其貌不揚、猥猥瑣瑣、甚至做了不光彩的事情的人,卻被大家看重呢?

這種不平、這種委屈,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經歷過吧…

當然,這不是雞湯文,這是炸雞全家桶,我們不做那種無病呻吟。

我們來想想,為什麼自己會被冷淡對待,以及別人為什麼可以萬眾矚目的原因。

今天要說武松,卻從宋江起頭,正是因為改變武松命運的人,就是黑道超級大佬—宋江。

因為武松被冷淡對待的關鍵,正是宋江最擅長,而武松根本不會的—-做人手腕

我們來看武松自己說的,他被冷淡的原因:

「如今卻聽莊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武松究竟是做了什麼,才會卻被冷凍呢?

一個能打死老虎的豪傑,卻無法被請去吃飯喝酒,為什麼呢?

處理好人際關係比打死老虎還難啊….



(下回待續)



[如果你喜歡本文章,就按本文章之鮮花~送花給作者吧,你的支持就是別人的動力來源]
本文連接  
檢閱個人資料  發私人訊息  Blog  新增/修改 爬文標記
   



 



所在時區為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1-15 11:37 PM
清除 Cookies - 連絡我們 - TWed2k © 2001-2046 - 純文字版 - 說明
Discuz! 0.1 | Processed in 0.022323 second(s), 6 queries , Qzip disabled